爱在青春网爱在青春网

再见,我的大学宿舍

来源:未知 | 作者:佚名 | 发表日期:2015-11-05 15:03 | 点击数:

青春导读:

南方的夏日闷热无风,只有屋顶的吊扇有气无力地转着,空气里郁结着感伤与忙乱。5年前的那一天,我就这样目送她们一个一个拉着行李箱,走出406。

  早上7点30分,我从床上爬起来,四妹衣着整齐地坐在床边,老大和老三蹲在地上收拾行李。往常这个时候,老三大概正在往枕头上淌口水,老四还勉强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摁掉闹钟,嘟囔着“我不去了,帮我签到吧”,然后翻个身继续睡去。

  如果这时宿管阿姨来检查卫生就全完了,就算老大可以在听到阿姨脚步声的一刹那从床上跃起,把四散的暖壶和脸盆扔进厕所,再把自己反锁在厕所里,她也无法应对这一地被遗弃的垃圾和记忆。

  当然,那一天不会再有宿管阿姨,我们也将不再属于406。四妹的棕色行李箱已经放在门口,床铺上光溜溜的,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凉席,她将第一个离去,搬到单位附近的出租屋里。

  时间到了,我和老大、老三提着剩下的几个袋子,默默跟在后面,送她到路边打车。快走到楼门口时,四妹突然转过身,平素沉默寡言的她抱住我们大哭:“我们还没有好好地告别呢。”

  四妹是406里年纪最小的,她来自北方一个小村庄,曾经是家乡的文科状元。可是进入大学后,处处不适应,英语分级考试她被分在水平最低的那个班,计 算机课要补修。她不喜欢参加班级的集体活动,总是对着那台老乡帮忙组装的电脑看《名侦探柯南》。临近毕业,她找不到实习单位,笔试面试几次碰壁。

  后来,四妹大哭了一场,还把自己关进厕所里不出来。我和老大轮流捶着门,劝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实在不行还可以回老家找份安安稳稳的工作。她隔着厕所的门哭着说:“你们根本就不懂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  同进同出四年,就连去浴室洗澡也是浩浩荡荡的集体行动,我们竟然不是“一个世界”的人。

  送走四妹一个小时后,老三的家人来接她了。离别就是这样接踵而至,让人猝不及防。离开宿舍时,老三双手抱着被子,把头埋进去。她其实是个豪爽的人, 书架上总摆着几个空酒瓶。有一次,几个男生半夜12点还在楼下喊叫着打羽毛球,老三翻身掀开被子,光着脚跑到门口,喊了一嗓子:“嘿,哥们儿,差不多了 啊,都该歇着了!”世界安静了。

  宿舍里只剩下我和老大,楼道里隔一阵就响起旅行箱轱辘摩擦地板的刺耳噪声。老三走了,书架上还有一瓶没有打开的朗姆酒。

  老大家在本地,可她硬要陪我等晚上的火车,就像每次卧谈会,也是她硬撑着不睡,陪我聊到天亮。和大多数女生一样,我们也会躺在床上,给学院里各个男 生打分,说出自己喜欢的男生的名字,黑暗中没有什么难为情。当然,我们偶尔也谈哲学,聊政治,但这些话题往往驱散不了迎面扑来的浓浓睡意。

  用硬纸片做成的留言板被从墙上撕了下来,上面曾经贴着四个人的集体大头贴,当初为了争夺它,我们差点儿发生争执,最后只能把它贴在每个人都能看得见的地方。

  如今,这些关于宿舍的记忆碎片,将随着我和老大的离开,永远锁在屋里。

  只用了一夜的时间,我就回到家里,现代技术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我家附近一所中学正是上学的时间,几个男生骑着自行车经过,他们嘻嘻哈哈 地说着话。那一瞬间,躺在床上的我仿佛产生了错觉,以为又是那几个聒噪的男生在楼下大喊大叫,还下意识地竖起耳朵,想分辨出到底是谁的声音。

  可我一个声音都分辨不出来,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我熟悉的声音。

  分离让人难舍,但一旦分开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。毕业之后,老三一直忙于工作,总是飞来飞去,早些年她每到一个地方还会寄张明信片来,我从邮戳上知道了她的踪迹。后来她越来越忙,我再也没收到过她寄来的明信片。偶尔,她会在网上劝我,年纪大了,应该早点休息。

  四妹很少上网,她几乎不主动和我们联系,连老大的婚礼都没有参加。

  我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四妹,其实她一直都在,只是我没有想到把她拉回身边而已。我迅速建了个名叫“406”的微信群。5年后,我又把她们一个个拖回彼此的生活中,尽管只是在一个虚拟的宿舍里。

  她们的名字一个一个闪现在对话框里。 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标签:
上一篇:我的高考:不是如愿以偿,而是阴差阳错 下一篇:你觉不觉得,这一毕业,就是一辈子

精彩推荐: